江潮容易得

只要此刻,我们还在一起,每一个今天都在一起。
那么,明天就不会分开太远。

打开高中班群上传的视频,是我们高一的班主任,在毕业聚会上的讲话……
她说,今天来这儿的时候,脑海中就回想起你们高一刚入学的样子……
…………
看着食堂里形形色色的人,就哭出来了……

0002

2017年医学院辩论表演赛 :
正方“应该有限度开放代孕合法化”
反方“不应该有限度开放代孕合法化”

其实辩论的时候,你心里要是有想法,那就是有了想法了。突然想,觉得真正厉害的辩论,是能把自己不支持的观点说的通的。

因为自己想要孩子吧,站正方。
没理由。有理由。

口亨

想出国……哼哼,想要养个小女儿。

讨厌……………………讨厌……………………

夜晚辉煌,从尖塔望下去,灯火璀璨是耀眼的银河,人声鼎沸是绅士淑女,我抽根烟坐在最高最偏僻的一角无人知晓,这是我的逃避方式,这时候的风刮过来,好象能把所有烦恼都带走,因为她是这么温柔好象轻拂你脸庞的母亲的手,在我的记忆中,只有老院长这样抚摸过我的脸,再也没有其他人肯这样做了。

如果有一天我能回去看她,我希望是我觉得有脸回去的时候。这很难。

黑夜里,我的面目再也不能辨识。

陆续也来几拨走到置高点观赏的情侣,搂搂抱抱,嘻嘻哈哈,冷风过强不宜亲热,于是纷纷撤下阵来。我的烟抽到第五根。

这时,一个男人走上来,满天星斗,他身形修长比例完美,是个黄金比例的身材,我坐在地上背靠石壁,顺带养眼。他走到塔边,俯视底下万千气象,侧面的棱角在光的边缘隐约尖锐,好象颗钻石自动发光,是颗年轻阴郁而非常美丽的珍贵钻石。

我抽第六根,掏出打火机斗烟。红光一闪——

第六根的味道已经有些干巴巴的,快些结束这无聊的夜晚我就可以刷牙上床睡大觉。

回首,他已在我面前。

我呆呆看他,不知所云。他却掏出他的打火机,“啪”点燃——我看到一张属于完美阶级的男性面孔,他看着我,平静而傲慢,这才是个价值连城的珍贵男子,我呆呆想时,红色火光已然灭掉。

——“你,也在这儿。”

——我认识他吗?模糊的完美,模糊的性感,模糊的身体,模糊的手指,模糊的温度,模糊的似曾相识。

“我不能在这吗?”我叼着烟,微微闭眼,面前高大的突兀不阻挡我神游太虚,我打个哈欠。

突然灯火通明,乍然刺目中一切了然清白,才想起过了夜半,按惯例烟火就要从灯塔燃放,明媚的把一切美化的烟火就要来了。我不悦看底下灯全暂时熄灭,漆黑一片中只有灯塔上光耀夺目,各色硫华异彩竟都齐齐打过来,我成了最光彩照人的彩虹人。面前这个,也是,但他真是俊美潇洒似乎生就这般光彩与夺目,犹如搭错的舞台笑场的小丑蹩脚的演员,我入错了戏。

安静的午夜,什么喧闹都不再有,我吐个烟圈静看天上飞出花瓣图案,很多很多年前,我也看过这样的图案。

他突然轻轻地摸着我的头发,我吓一跳缩起脖子怔愣看他,忽然隐隐觉出他是谁来,这样的完美我这一生只认得过一个——“你也在这。”我轻轻说,看头顶终于出现最美丽的大红牡丹,一直一直,久散不去,我笑了,觉得真是浪漫。我想起来了,很多很多年前,我与你一起看过这样美丽的图案。

“你没认出我。”他这样看我回我,在这样绚丽的让我躲避的光华里,他真是很光明美丽,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全都一一看过,迥然陌生而意气风发,已经是个很厉害的人物了,强大到能够侵略别人,我背靠石壁,始终遥遥看他,终于明白时间的残酷,不早不晚你也能在这儿那就好了,早了晚了就算错过。

原非,我再次见到了你。看这烟花,看到世界上对你而言最美丽最珍贵的东西怎么全无狂喜反而满心悲哀?

“对不起。”我已经垂下眼睛,这光彩刺目,让我很不舒服。我喜欢黑暗,牢狱已经使我适合黑暗。

半晌,“你和他在一起,连我都忘了。”光彩夺目的男人冷冰冰说:“我现在很顺,不要再进入我的生活,你是诈骗犯,我不是,你要的只是钱,我给过你,你说爱我,都是骗我。”

我终于笑笑,终于点头,想说好的,但即便是说对方也无法相信,总归无法相信。

他转过身,我知道他要走了,我总是只能看着永远那么傲慢的原非消失在我眼前,我曾经想过以后一定会后悔一定会仇恨我一定会很丑恶,所以我一定要赶紧把这个人忘掉,但现在我感激上天,它已应了我的誓,他终于一切都好。他没变,我已经变了。

我闭上眼睛,冰冷的黑暗才是我能待的世界。

——陌生的拥抱在下一刻如此紧窒,我快不能呼吸,这个人的手臂紧紧勒索住我的所有,再也不能分割,他的胸膛里心在疯了一样剧烈跳动,我好象只被救赎的恶魔,我是诈骗犯,我只要钱,我骗你,你抱住我,是错误。

快点放开吧。

我睁开眼睛,只感到湿润打在我衰老阴沉的脸上,咸又涩,原来是泪的味道,他为什么要哭?奇怪的人,你现在很顺,我不会再进入你的生活,你要学我一样把我忘记好好生活,我不想看到你的泪,我想要你幸福的生活。

他吻了我,我们很少接吻,在我和他的眼中,吻是比做爱更谨慎和重要的事情,所以我们一直无法顺利接吻。

但他现在吻着我了,他的味道他的温度他的嘴唇他的一切……我的原非在狂热地吻着我——我会神魂颠倒的。

“跟我走,再也不分开。”他抵住我唇,眼神缱绵,巨大诱惑难以抵挡。走,分开,再也不了……我摸着他的脸,轻轻地摸索,他的皮肤温和光滑,他的一切已经定格在那个瞬间,他是完美的,我却已支离破碎难以修补,彩色逐渐消散夜色弥漫,这个童话一样的夜晚就要结束——我凝视着我的衷心,我的心,你是这么年轻这么耀眼这么幸运,再也不分开吗?我只会是你光明下的阴影,仅此而已。

“我已经什么都没了,原非。”

“我知道,我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我知道。”他拉我起来,他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们的一部分是相连的,这就够了。

灯光已经昏黯,他渐渐消失在我眼中,最后一颗烟花是一颗红色的心,永恒地停留在那。

“闭上眼睛——”我捂住他的眼,用我发抖的双手:“我一直都背地里仰慕您迷恋您,美人——还记得吗?原非,这么黑这么多人我怎么会认出你?那是因为我就是认得出啊,我有什么办法!”我温柔地亲吻他的唇,他的下巴,他的皮肤,“我喜欢你,你一定要喜欢我!你要是敢不爱我我就砍掉你的手足锁在家里把你当花瓶珍藏。”

他笑了,无可奈何又淡淡纵容:“好的。”他答应我。

“数到十,要慢慢数,再准睁眼。”

他微微摇头反抗,我贴紧他却松开手:“让我把你的戒指找出来,我想你给我戴上,求求你。”

他真的闭眼等我,找出我的戒指,他安静在等待,高大俊美,无懈可击,有魅力到不可思议,难以忘记,这是我的爱人。

“一。”他的戒指一直挂在脖子上,我摸着它,连着胸口和心,是我银色的慰藉。

“二。”原非,你不知道说爱有多难,人们总把我的爱当作廉价,我是个胆小鬼,只敢躲在小丑面具后轻狂说爱。

“三。”原非,其实有没有我的幸运都没关系,我知道你有自己的幸运,我承担我的过错,可我并不为要你来偿还。

“四。”原非,我总在想,你是爱我的,只是你自己还没有发觉,我以为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等你知道了,我们就可以重新开始过上幸福的好生活了。

“五。”原非,我的爱从不是廉价的,我付出过我不后悔,但你说得对,爱没有开始哪有重新,你不曾爱我,你结婚那天,我看着婚照,你也可以笑得很幸福,那时我就明白你说得是对的。

“六。”原非,看看我,我没有哭,我一直在等待今天,可以把戒指还到你手,你要把它送给真正能带给你幸福的人,那个人,不是我。

“七。”原非,你有你的人生,我也有我的,可能没办法活到九十了,可能我讨不到很好的老婆了,可能我连可爱的孩子都没有,就算什么都没了可我还有我自己啊,每个人遭遇到怎样的不幸都该努力让自己幸福吧。

“八。”……

“九。”………

………

我在自己的房间,我的颈子上失去了戒指,我钝钝坐在地上,小黑走到我面前,趴着,我摸摸它头,它叼着我手,不使劲不咬破只像小孩含糖一样叼着,它的眼睛其实黑而温润,没准它也没那么讨厌我。

“十。我绝不让先瑜扬伤害你。”我大声说道,终于明白过来那个人的厉害,那么恶毒,那么伤害,那么坏。

小黑站起来,迅速地跑到门边,忠心地汪汪叫,只有先瑜扬才够格得到的忠心。

他来了,检查今晚的战果来了。





来自成城

觉得 可能永远不是很能懂钱到底是如何赚的
最近 来了武汉以后 发现这是个有野心的城市 蓄势待发的准一线城市 真是厉害呀 中午吃饭说到房价 让人心里一惊 …
说不定 留下也是很好的 不过 还有很多想去的地方 都是要 去的
以及 这一周被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无下限地刷屏了 到处都是 搞得我都习惯性背出来了 好不爽 …

如果我是个男的,我一定会对着对我说“要哄”的男生,说,宝贝儿,怎么生气了?来,老公抱你上床,咱们床上说。……woc好直男啊我……

多事 之秋
大学目标?
学习 学习 学习
真的没有什么不出国的理由了
中国安全?
安全??

前天闲不住,和朋友约出去闲坐。说起大学宿舍。他们一个北林的一个东林的,一个比一个惨。都是八人间上下铺,没空调没阳台没独卫,东林还是限时供电……好惨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女朋友啊我快要被一个男的吓出心脏病了咋办啊

啊啊……启太好萌啊,然而已退圈……